2354推杯换盏

小说:天命相师 作者:鲲鹏听涛(书坊) 我要报错
  白冰冰被擒,她就已经知道自己一定是在某些方面出了纰漏。

  不过现在追究这个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毕竟自己已经被擒。

  “在左后方的柜子里,有食物和水,希望白将军不要嫌弃粗茶淡饭,地方简陋。”唐丁留下这句话,转身走了,并没有胜利者那种趾高气扬,非要把自己的“丰功伟绩”都得说出来。

  唐丁并不是因为电视剧中的那个常见画面,所以才刻意不多话。

  影视剧中,通常都采用欲扬先抑的表现手法,坏人会一时得逞,会趾高气扬的对主角侃侃而谈自己的胜利心得,以此表现自己的智高一筹,但是往往他爱表现的这个时候,却是悲剧的开始,剧情会反转,主角会克敌制胜。

  唐丁从没把自己当做主角,当然更不想成为反派。

  唐丁不对白冰冰趾高气扬,是因为唐丁心中存了一个念想,他希望能够说服白冰冰,让她跟着自己干。

  根据唐丁对白冰冰的猜测,白冰冰能够亲自到三清城,有很大的可能是她失了势,被逼无奈之下,所以才铤而走险,一个人来到三清城,为的是将功折罪。

  这种情况下,白冰冰虽然来了,但是心理肯定失衡。

  如果唐丁在这个时候,对白冰冰加一把火,说不定白冰冰真的会“弃暗投明”。

  正因为唐丁的这种念想,所以他才有了刚刚话少的态度。一来他还没有劝说白冰冰的把握。二来就算是要劝说白冰冰,唐丁也不能趾高气扬,越是低调,越容易得到白冰冰的认同。

  “大龙头,怎么样了?”唐丁一从囚禁白冰冰的山洞出来,马上就有人围在唐丁身边,询问唐丁结果。

  虽然有一些三清派高层知道唐丁的这个计划,但是唐丁却严令不准她们靠近,因为白冰冰是个警觉性非常高的人,一旦靠近,恐怕就会引起她的警觉,所以大家都眼巴巴的等着唐丁消息。

  可是,偏偏唐丁出来的时候,脸上并没有喜悦之色,完全让人看不到此事的结果。

  “被关在阵法里了。”

  “大龙头威武!”

  “恭喜大龙头旗开得胜,一举擒下杨凤楠左膀右臂!”

  各种赞扬声不绝于耳,但是唐丁却摆摆手,示意大家别说话,跟自己走。

  唐丁在带领大家回灵石矿的一路上,都一言不发,弄的众人的兴高采烈逐渐转为疑惑不解:大家都在奇怪,既然人已经抓到了,大龙头怎么不高兴?

  “大龙头,咱们抓到了白冰冰,您为什么不高兴?”郭馨冉大着胆子问道。

  “白冰冰虽然抓到了,可是这并不是我们的目标。”

  “难道大龙头想杀了白冰冰?”

  “杀?杀她有用吗?”

  “当然有用,杀了她,可以极大削弱杨凤楠的有生力量,这白冰冰掌管军情处,是杨凤楠的左膀右臂。”

  “即便削弱,也是削弱的有限。”

  “难道大龙头想让白冰冰归降我们?”

  听到郭馨冉终于领会了自己的意思,唐丁点点头,“我的确有这个想法,可是还不知道要怎么做。”

  “这事我觉得够呛,白冰冰很受杨凤楠器重,而且在杨凤楠手底下效力这么多年,想策反她,困难太大。”

  唐丁分析白冰冰来到三清城的原因,其实只是自己分析,并没有跟手下人分享。郭馨冉等人只是知道白冰冰来到了这里,意图搞破坏,营救燕飞雪和白甘露。

  其实,唐丁也知道,就算是自己猜测正确,想要策反白冰冰,也是困难重重。因为就算自己可以击中白冰冰的心理,但是如果白冰冰看不到归降后的未来,那她也不会接受自己的策反。

  现在的情况是,三清城的实力太弱了,即便这段时间以来,三清城发展迅猛,不管是人口数量,还是各种政策,都有利于三清城的发展,但是即便这样,三清城跟发展了这么多年的蓬城相比,仍旧没有可比性。

  不过,如果白冰冰真能归降自己,那么此消彼长之下,三清城跟杨凤楠的实力对比,又将重新计算。

  可是白冰冰会瞧上三清城这个小庙吗?

  就算白冰冰能够归降,可是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目标,距离唐丁所要实现的目标,还有大大的距离。

  距离蟠桃大会满打满算也就剩下了一个半月的时间,而现在,唐丁完全没有看到被邀请参会的曙光。

  无法参加蟠桃大会,就无法找到自己的父母,可是即便找到了自己的父母,那么唐丁就一定能救回他们吗?

  唐丁从王青璇的间接叙说中,能够听出父母似乎在瑶池仙宫混的还不错,但是即便是混的不错,不是还在传说中的西王母麾下吗?既然是这样,那么他们应该也是没有完全的自由。

  而且根据唐丁的猜测:父母现在很可能有某样东西依赖于西王母,所以才无法离开。

  那么唐丁去,就能解决这件事吗?

  未必。

  就算唐丁能解决这件事,救出自己的父母,可是唐丁现在留下的三清城这个“烂摊子”怎么办?自己就能带着父母一走了之,让三清城成为杨凤楠围剿的对象?

  总之,各种事围绕着唐丁,千头万绪,似乎完全看不到未来。

  既然未来看不到,那么唐丁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尽量走好眼前的每一步。

  甚至,唐丁有种感觉,参加蟠桃大会都不是他的最终目的了,唐丁最希望的是能够带领三清派的这群帮众,走出一条无忧无惧的大路。

  挥手屏退了这群帮众,唐丁还没静下心来。

  这段时间以来,或许是因为唐丁前段时间的进境太快,也可能是因为唐丁现在俗事缠身,总之,唐丁在修炼上的进境缓慢,一直停留在金丹境巅峰,无法突破。

  其实,唐丁是前段时间修炼太顺了,所以才有现在停滞的感觉。其实,每个修者的修炼都不是一帆风顺,而且每个人都会遇到瓶颈,对每个修行者来说,每一个境界,都是一道巨大的坎,跃过去,就又是一片光明坦途。过不去,可能一生都过不去。

  对于唐丁来说,已经是金丹境巅峰,这得益于他找到的全新适合自己修炼的方法,要不然,他能维持现状就不错了,甚至有可能逐渐退步,境界下滑。

  修炼上遇到了瓶颈,事业上完全看不到曙光,这两者对于唐丁来说,并不是孤立存在的,每一个问题,都会影响另一个。

  所以,唐丁才会情绪低落。或许刚刚在精密计算擒拿白冰冰的每一步的时候,那才是唐丁的最佳状态,只有那个时候,唐丁才无牵无挂,心无阻滞。

  所以,唐丁现在需要一件事,来提振自己的信心。

  比如说服白冰冰归降。

  可是这件事无法计划,因为唐丁可以精确计算每一步,但是却无法左右白冰冰的内心。

  唐丁心中有心事,所以自己溜达到了关押白冰冰的阵法山洞。

  “把她们拉走。”唐丁让门口的看守,将燕飞雪和白甘露两人拉走,并分开关押。

  唐丁要跟白冰冰单独聊一聊。

  白冰冰没想到自己昨天被唐丁擒住,今天唐丁就来了。白冰冰在唐丁所说的柜子里,发现了至少两个周的食物储备,她本以为唐丁至少要晾自己半个月。

  唐丁是背着一只带有灵气的象牙来的,白冰冰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只象牙,但是却不知道什么象的牙齿,有这么充沛的灵气。

  昨天,唐丁也是背着这只象牙,今天他又背着,白冰冰没见过黑龙,当然也就不知道唐丁背的所谓象牙,其实是龙牙。

  当然,这不是白冰冰最最疑惑的,最让白冰冰不能理解的是,唐丁竟然打开了阵法,直接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坐下。

  白冰冰虽然不会阵法,但是阵法开关闭合她还是知道的。

  白冰冰就这么看着唐丁直接穿过了阵法走到了自己眼前。

  唐丁这一手,给白冰冰弄愣了,她完全没想到唐丁会关了阵法,难道他不怕自己逃走?

  像白冰冰这么机敏的人,都猜不透唐丁的心思,正因为猜不透唐丁,所以白冰冰也就决定静观其变。

  “白将军,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

  白冰冰一撇嘴,“这里怎么可能习惯?这里的条件也太差了。”

  “是,事起匆忙,没来得及准备,希望白将军勿怪。”

  “作为阶下囚,不应该奢求太多。”白冰冰并不明白唐丁的用意,只能顺着他的说法来。

  “不,不,白将军误会了,白将军可不是阶下囚,我是来实现我的愿望来了。”唐丁变魔术般的手中出现一壶酒,还有两个杯子,一起放在了桌上。

  “大龙头什么意思?什么愿望?”

  “喝酒,我跟将军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却没机会好好跟将军喝一杯。”

  唐丁说着把酒斟满。

  “我一直很仰慕白将军,我记得第一次见将军是在黑龙道场。”

  白冰冰接过话茬,“是啊,那时候大龙头刚刚坐上帮主之位,而且还根基不稳。但是谁能想到现在大龙头竟然能够跟城主分庭抗礼?”

  白冰冰这话,并不是虚情假意,而是真心话。

  白冰冰确实很佩服唐丁。老实说,唐丁一步步走的飞快,简直让白冰冰眼花缭乱。这才几个月的时间,唐丁就从白冰冰瞧不起的人,变成了能够掌控白冰冰生死的人。

  “我从来不想跟谁分庭抗礼,我只是挣扎求生存而已。”唐丁把酒杯递过去,主动跟白冰冰碰了第一杯,“来,喝酒。”

  “是啊,有的时候,我们确实没有太多的奢望。”白冰冰由唐丁的话想到了自己。

  白冰冰接受了城主的任务,并不是为了升官发财,更多的只是完成自己的分内事,可是就算这样,还是被人抓到了把柄,可恨的是,城主并没有给自己一个机会。

  白冰冰出身寒微,没落的白氏家族,并没有给她任何帮助,可以说,白冰冰走到今天,完全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可是自己引以为傲的能力,在世家大族面前,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谁也想不到大龙头这个挣扎求存,倒是让城主寝食难安了。”白冰冰说起杨凤楠因为唐丁而寝食难安,心中隐隐有种痛快的感觉。

  “哈哈,这就是所谓的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唐丁跟白冰冰碰了第二杯酒。

  “说得好,这话没错。”这次白冰冰主动给唐丁斟满酒杯,“大龙头是怎么知道我进来的?”

  “这事也是巧合,关键就在白将军的小心谨慎上。”唐丁把赵依婷偶然发现能量波动的经过,跟白冰冰说了。

  “这也不算是巧合,是我的疏忽。”白冰冰自己检讨,“那么大龙头又是怎么擒住我的?还有那个张大丫头应该是大龙头特意安排的吧?”

  “这个当然,我是以有心算将军的无心。这跟偷袭一样,有点胜之不武。”

  “不,大龙头没有胜之不武,我们是敌对方,各种手段都可以用,过程是蠢人才注重的,而聪明人从来只看结果。”

  “怎么样,我的选角眼光还不错吧?”唐丁笑着说道。

  “相当好,相当具有迷惑性。我得承认,我被这个张大丫头的憨直骗了,结果没想到一切都是大龙头安排好的。”

  一番推杯换盏,白冰冰竟然颇有种跟唐丁惺惺相惜的感觉。

  白冰冰在蓬城虽然身居要职,但是每天却兢兢业业,如履薄冰,没人跟她说知心话,甚至都没人跟她说这么多话。白冰冰的心中压力,可想而知。

  但是今天跟唐丁的交谈,却让白冰冰身心轻松,仿佛多年未遇的老友一般。

  突然,白冰冰笑容一收,“大龙头难道就不怕我跑了?”

  唐丁一愣后,哈哈大笑,“跑?我想白将军应该有更多的解决办法,都比直接跑要聪明百倍。”

  “比如说呢?”

  “比如说将军可以跟我虚与委蛇,换取我的信任,哪怕假装投降都可以,这都要比直接硬碰硬的杀出去,成功几率要大的多。”

欢迎大家访问:书笔网
本文地址:http://www.shubiyi.com/6_21576/2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