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男惊讶的说出口后,见我目光扫来,赶紧又捂住了嘴,转过头去假装没看见。

  毕竟刚刚才收拾过他,对我的畏惧还是存在的。

  而目睹了我品级修为瞬间变化的他,势必会带着这个问号很久,这我就管不着了。

  我仔细的又琢磨了会儿项链后,便把它贴身戴在了脖子上。

  回想之前在天狼秘境里,这项链只能降低三品左右的修为,经过我刚刚这么一折腾,居然能灵活的控制升降修为展现。

  虽然我不认识项链上的咒语符号,也不知道上面是什么阵法。

  但我能确定,自己刚刚肯定是误打误撞的把这项链的完整功能,给修好了。

  想到这里,我又情不自禁的把项链拿了出来,盯着上面闪着红光的咒语符号,总感觉在哪里见到过。

  红光符号……红符,红色铭文……对!戒刀!

  没错!这闪红光的咒语符号,和戒刀上的红色铭文,十分相像。

  想着,我便把戒刀摸了出来,顺手一甩“噌!”的一声,刀身瞬间滑了出来,还带着轻微的鸣响。

  这时候,已经帮车子加满油的年长大哥,刚好上车。

  他见我手里捏着锋利的戒刀,愣了愣后小声问道:

  “前辈,他又惹到你了?”

  年长大哥指着副驾驶上瑟瑟发抖的排骨男。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排骨男肯定以为自己误看到了我的秘密,以为我要抽刀灭口,这才吓的缩在驾驶位上瑟瑟发抖。

  其实我根本就不在乎,便说道:

  “没有,快开车吧。”

  年长大哥将信将疑的坐在了驾驶位上,虽然也很惊讶我眉心的品级,但老练的他并没有吭声,而是不停的给副驾驶位上的排骨男使眼色,让其振作起来。

  开了一段路程,见我确实没有动手的意思,两人才放松一些。

  我也没空搭理他们,全神贯注的盯着戒刀上的红色铭文。

  也尝试着用刚刚修复项链的方式来了解戒刀,可能是戒刀上的铭文和阵法太过深奥,我压根儿就进入不了状态,注入灵力的情况下,顶多只能让其铭文亮起来,却无法再激活戒刀上的其它功效。

  不过,我并没有沮丧,反而越发的开心。

  因为至少证明,戒刀本身还有很大的上限待开发。

  知道了方法后,我相信等我今后修为加强后,定能把戒刀修复成最佳状态。

  我刚自信满满的收起戒刀,小巴车就停了下来。

  年长大哥回头对我恭敬的说道:

  “前辈,咱们在这里换下位置吧,往前一直开三五分钟后,就是提前定好的交接位置。”

  我点了点头,果断的和他换了位置。

  虽然是小巴车,和越野车略有不同,但驾驶原理大同小异,简单的询问了他一些细节后,我便踩动了油门往前开了起来。

  排骨男被年长大哥推到了后面坐着,年长大哥坐在了副驾驶上。

  他一边耐心的说着待会儿交接的事项,一边好奇的问道:

  “前辈难道会隐藏修为的功夫?”

  我笑了笑:

  “会点儿。”

  年长大哥满脸羡慕的笑道:

  “这功夫在修行界,可是数一数二的功法啊!那好处无限之多,我也就早年听入门师父提过一次,但真正亲眼见到,这还是第一次!”

  经过我和他的这番对话,坐后面的排骨男这才恍然大悟。

  也让我感叹一个道理,在修行圈子里,有时候经验真的太重要了。

  说着,年长大哥突然指了指前面的岔口处,小声说道:

  “前辈,到了,小心些。”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前方几百米远的岔路口,站着数十名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和我差不多年纪,但每个人脸上都戾气十足。

  他们没有任何行李,背包都没有,只有脑袋上乱七八糟的染发和手臂胳膊上的纹身,有一半人都叼着烟,脸色苍白,病恹恹的状态。

  如果两个三个这样是属于例外,关键每个人都这样,那一定是血阁特有的招收方式。

  年长大哥看出了我的想法,解释说:

  “血阁招人,讲究自身阴戾之气,越极端越好,这样方便今后**。”

  我看了满下巴胡须,跟普通大叔没什么两样的他一眼,反问道:

  “那你怎么没有了?”

  年长大哥顿了顿,随后忽然把脸往下一沉,整个人瞬间变得阴沉沉的杀气腾腾,连盯着我的双眼都变成了血红色,很是诡异。

  不过只持续了三秒钟,他又变了回来。

  “哎,待的时间久了,也就学会了控制。”

  老实说,他刚刚突然来的这么一下,还真把我给唬住了。

  至少气势上,绝对凶厉。

  我把车稳稳的停在了岔路口,数十道目光瞬间盯了过来。

  这些不良少年,总感觉他们一言不合便会砍死人的样子,很凶。

  而招他们过来的,则是一名光头男人。

  这男人身材壮实,满脸横肉,有一道触目惊心的长疤,从后脑勺到了前脸,像是脑袋被切成了两半似的。

  他有灵花三品境的修为,正朝我走来。

  “他是谁?”

  面对光头男的质问,年长大哥连忙笑着解释说:

  “见过狗牙师兄!”

  “开车的是去年进入的新弟子,管教信任,让他出来购些东西回去,刚好学过开车,就跟着我们一起来了。”

  这个叫狗牙的师兄,满脸凶狠,但也十分谨慎,一直盯着我的眼睛,试图察觉点儿什么出来。

  若我是个普通人,肯定当场就吓爬了。

  关键我灵莲四品的修为,自然不会惧怕,我大胆的和他对视,毫不慌张的笑道:

  “见过狗牙师兄!”

  这狗牙抬手摸了摸光头上的疤痕,最后咧嘴干巴巴的笑了笑,转即又沉下了脸。

  指着身后十名不良少年:

  “都给老子把烟掐了,上车!”

  带着桀骜不驯的表情,他们纷纷动了起来,还有两个瘾.君子,用力的猛嘬了两口,这才恋恋不舍的丢掉烟头,钻进车子。

  狗牙伸手拽住最后一位上车的黄毛少年,对年长大哥小声说道:

  “这是我亲自带的,叫柯野,去了血阁照顾点。”

  狗牙抬手拍了拍年长大哥的肩膀,后者自然点头称是。

  叫柯野的黄毛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强忍着等狗牙松手,赶紧钻进了车子里。

  刚进车,就听到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伴随着一人惨叫,我回头看去。

  只见那柯野正抓着其中一名男生的头发,抡起拳头毫不留情的砸着,短短几秒钟时间,已经打的那人满脸是血。

  “老子要坐这个位置,你瞎了么?”

  (晚安)

欢迎大家访问:书笔网
本文地址:http://www.shubiyi.com/6_21561/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