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西斯纳特斯的退休给维克多竞技场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往昔那种一票难求,看台被坐的满满当当的景象再也看不到了,但是竞技场的底子毕竟还放在那里,而且马克鲁斯经营的可是整个罗马城中第二大的角斗士学校。

  除了西斯纳特斯外还有哈比图斯、纳西卡、鲁弗斯等一众人气稍逊色一些的角斗士,另外再加上大量实力颇为不错的中坚力量,也能吸引到相当的观众。

  因此截止表演当天,竞技场的看台上的座位有三分之二都被卖出去了,不过马克鲁斯依旧有些不满意,在向几位前来观战的贵族和他们的家眷表达了欢迎与敬意后,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眉头就又皱了起来。

  除了观众流失的问题外,马克鲁斯也在为一个多月后的那场由皇家举办的角斗士表演而头疼。

  抛开有可能带来的财产损失不谈,他知道还有另外的麻烦在等着他,他所经营的角斗士学校目前是罗马城中第二大的角斗士学校,但是如今正在步入衰落期,身后的几个竞争对手都在虎视眈眈。

  因此一个多月后的那场表演很可能也有着其他意味在里面,不只是新的皇帝陛下在宣布他的统治的到来,恐怕也是角斗士学校之间的一次重新洗牌,虽然马克鲁斯现在手头上抓了一大把牌,但是却缺了最关键的一张。

  那张最大的王牌。

  根据他得到的情报,有不少角斗士学校都挖掘得到了很厉害的新人,西斯纳特斯一退意味着角斗士们也进入了英雄并起,群雄逐鹿的新时代,而平时的时候大家都在各自的地盘上混,现在难得聚在一起,如果能有哪个角斗士从中脱颖而出,摘下最后的王冠,那新王也就诞生了。

  而他身后的角斗士学校也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马克鲁斯之前为什么一直在催加比寻找西斯纳特斯的接班人,甚至下了死命令也有这样的因素在里面,他不是不知道,巴赫再训练一段时间后出战会更加稳妥,但是他已经察觉到了迫近的危机。

  作为一个有魄力的商人他知道自己必须出手了,不过在他的心底,他也不知道巴赫能不能击败其他角斗士学校的对手,或许他应该和哈比图斯再谈谈,可以适当稍微让步一些……

  就在马克鲁斯陷入沉思的时候下面的表演也开始了,最先出现的是一只小乐团,他们站在竞技场中央一座缓缓升起的平台上,奏响了进行曲。

  之后就见一群羚羊突然从竞技场一侧的大门中跑了出来,它们听到观众席传来的欢呼声应该是受到了不少惊吓,开始在竞技场内四处逃窜,其中有一只还想跳到观众台上,但是竞技场显然也有相应的安全措施。

  最底层下面修建着一道3米左右的围墙,除此之外还在台柱上固定的大网,这些网一方面可以阻拦野兽,另一方面也能让角斗士始终处于观众的视线之下,因此看到跳跃的羚羊没有人感到害怕,甚至还有贵妇人站起身来,好奇的探头去望。

  从凯撒时代起,动物表演就是角斗表演的一部分,通常都在角斗士对战之前。

  和绝大多数影视作品中所展现出的不同,角斗士并不会下场和这些野兽进行正面搏斗,这属于斗兽士的工作。除此之外就是张恒和瓦罗之前看到的处决犯人,另外竞技场还会安排狩猎和驯兽表演,以及一些野兽与野兽间的搏杀来给观众取乐。

  现在众人看到的就是一场猎人与羚羊之间的狩猎表演,而稍晚一点则是狮子和熊的搏杀,最后它们中的胜者会面对斗兽士。

  整个表演的安排是越来越刺激,观众的情绪也愈来愈紧张,尤其在斗兽士登场的时候更是攀升到了一个高峰,无论男女一起呼喊着斗兽士的名字,看他和面前的猛兽厮杀,左突右闪,一次又一次躲过利爪的攻击,用手中的武器在猎物的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

  而他的对手也变得越来越狂躁。

  没有什么比直视死神的眼睛,不断嘲弄死亡又从它的手上逃脱更比迷人的事情了,女人们为他疯狂尖叫,愿意为他而献身,一点不逊色于后世最狂热的偶像粉丝,尽管头盔后的那张脸并不英俊,甚至可以称得上丑陋,三道长长的疤痕几乎毁掉了他的左脸,那是一只狡猾的猎豹留下的。

  然而在女人们的眼中这世间再没有什么是比这些疤痕更好的情药了。

  至少在这一刻的竞技场中,他就是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就像诗人维纳利斯所说,女孩儿们爱的并不是他的脸而是他的剑。

  最终,经验丰富的斗兽士再次成功杀死了面前的野兽。

  他将自己的佩剑插进面前的土地中,脱下盔甲,享受着属于他的胜利的欢呼与凯歌。

  而在他之后则轮到角斗士登场了。

  张恒和瓦罗并不在其中,他们的角斗表演被放在了第三天,两人甚至都没去竞技场,不过下午的时候倒是有一场万众瞩目的对战。

  巴赫和鲁弗斯。

  黑镰刀是维克多这座竞技场的名人了,相比之下巴赫这个名字绝大多数人都是刚听到没多久,是个不折不扣的菜鸟新人。

  然而这次维克多竞技场却一反常态将他也放到了宣传广告中,显然很看重他。

  不过观众们显然更愿意相信已经在竞技场不止一次证明过自己的黑镰刀,这一点从双方的赔率上就能明显看出来。

  是的,自古以来菠菜就和竞技没法分开,在竞技场你不但能欣赏角斗表演,也可以押注看好的角斗士。

  而另一边瓦罗也在问和他一起训练的张恒,“你更看好谁?”

  “我没见识过黑镰刀鲁弗斯的身手,但是加比既然这么安排,就代表着他看好巴赫,所以如果是我下注的话,我会押巴赫。”张恒道。

  “所以鲁弗斯必败无疑?”

  “如果巴赫顺利完成所有训练的话差不多吧,但是现在的话鲁弗斯也还有机会。”张恒道,自从从老训练师那里得到了弗拉维圆形剧场将会举办角斗表演的消息后张恒也知道马克鲁斯为什么这么急切的原因了。

  不过这一次角斗表演恐怕要和他想象中的不同了。

  :。:

欢迎大家访问:书笔网
本文地址:http://www.shubiyi.com/12_46353/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