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锋不嫉妒那是假的。

  他之前的确猜测到了巴哈姆特还有后手,但是没有想到,对方的后手竟然是一头时光龙,作为一尊能与神邸媲美的巨龙,时光龙的宝贵程度不言而喻。

  而更加可怕的一点是,时光龙拥有穿梭时间的能力,时间是比次元壁还要繁琐、复杂的一种概念,因此,时光龙即便会受到一些次元壁的限制,但实力也比同阶更强一些。

  巴哈姆特竟然能找到对方,怪不得对方能如此有恃无恐,原来一切都是因为有这般强大无比的帮手。

  想到这里,陈锋心中的负担终于放下,随即伸出右手:“合作愉快。”

  巴哈姆特在人类世界已经待了很长一段时间,自然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没有过多犹豫,祂同样把手伸了出去:“合作愉快。”

  “如果不着急的话,你可以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彼此已经完成了契约,从现在开始,彼此就成为了短暂时期的盟友。

  “好。”陈锋点点头:“如果可以,我想先安排一些房间,我想要休息一下。”

  巴哈姆特点点头,随即便安排手下帮陈锋与麦斯克带到了房间之中。

  “我不明白。”

  等到巴哈姆特离开,麦斯克忽然开口说道。

  “不明白什么?不明白我为什么要与对方合作吗?”陈锋嘴角一丝弧线,开口说道。

  麦斯克点了点头:“我们原本可以更直接一些,我能感觉对方体内拥有神性,相比帮助祂击败敌人,杀死祂才是王道。”

  麦斯克不愧是麦斯克,无意间便流露出了暴虐的本性,前脚刚刚结盟,后脚就想蛊惑陈锋杀死对方,夺取神性!

  不过对于麦斯克的提议,陈锋并没有采纳,只是摇了摇头:“你刚刚来到这片土地,对于这里的一切还很陌生,自然不了解情况,这里与深渊不同,相比残暴,合作才能完成双赢。”

  “合作吗?”

  麦斯克喃喃自语,但还是摇摇头:“我还是不懂,相比这种没有意义的合作,还是杀戮更简单一些。”

  陈锋没有和麦斯克计较下去,彼此本来就是两个阵营,有不同的建议,自然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相比这些无用的事情,陈锋的注意力更是放在袭击麦斯克的幕后黑手身上,对方被一些上古邪兽袭击,其中甚至有神邸的踪迹。

  这不得不引起陈锋的注意。

  毕竟,在罗丝给予的信息中,他变强的渠道正是深渊。

  想到这里,陈锋开口说道:“你对于袭击者的身份一点思绪都没有吗?”

  麦斯克倒是没有想到陈锋竟然会这般询问自己,她先是陷入了一丝迟疑,随即摇摇头:“以前不记得,但不知道是我换了身体,被封印的记忆得到了一定松动,我记起了一些神邸的面容。”

  “只是,你想要知道这些吗?”麦斯克说道最后,忽然抬头询问道。

  神邸的秘密,了解自然越少越好,这对于自己也有一些好处,不过陈锋从力图变强之后,就已经有了一定承受力,因此没有任何犹豫点头说道:“说吧。”

  麦斯克陷入了某种追忆:“袭击我的除了上古邪兽外,还有两名神邸,其中一个是山达柯尔。”

  “山达柯尔?”陈锋重复了一遍。

  “嗯,你了解祂吗?”听着陈锋重复,麦斯克有些疑惑问道。

  即便陈锋是人类,但不知为何,麦斯克总觉得对方对于深渊十分了解,甚至连巴哈姆特的身份还是对方第一个猜测出来,这让麦斯克甚至有些不相信,对方是人类的身份!

  “山达柯尔?”陈锋喃喃自语,脑海中翻阅出了有关对方的消息。

  山达柯尔,(游历与探索之神,费伦神系,弱等神力),别称:驭风者,援助之手。

  山达柯尔是一位寡言的孤独神只,他用行动来展现自己的理念。他看似仁慈却不失严厉,有时也会展露出幽默的一面。由于他近年来积极地降临凡间亲自吸收信徒,因此教会的规模有逐渐壮大的迹象。驭风者穿着随风飘扬的深色斗篷、皮制的轻便甲胄、以及一双从不触及地面的靴子,他总是手持厚重的双手巨剑,以帝王般的姿态现身。虽然高大英俊的山达柯尔行动之时寂静无声,但他周围总是环绕着翻腾呼啸的狂风。

  山达柯尔的牧师在每日清晨风向转变(因气温提升)之后祈祷以获得神术。教会内的圣日是每年的4  月15日,信徒们称这天为「驭风节」。在当天黎明时,山达柯尔会引导他的牧师们对自己施展「御风而行」。

  他们会在黄昏时回复原状(并安全地)着陆-通常是降落在某个他们先前从未造访过的地区。山达柯尔的牧师们也会在特定时机或条件下举行一些仪式-每当风向发生重大转变时,他们便会进行简短的祈祷;

  而每当发现一个未知的地区(比如一座山谷、湖泊、或者岛屿),他们也会在首次发现的地点附近竖立一座小型的石制王座,并在其上标示山达柯尔的圣徽(如果条件许可,还会再用「塑石术」Stone  Shape建造一座驭风者的圣坛)。山达柯尔的牧师通常兼职游侠或风行者。

  教义  Dogma:

  以身作则将援助之手的教导散布到世界各地去,并努力对商旅(尤其是那些寻找新的未知土地与贸易商机的开拓者)们宣扬他的教义。应当尽力发掘并净化他的古老圣坛。乘上流动的风,不论它往哪去都随着它走。信赖援助之手,帮助身陷困境之人。找出大地与海洋中所蕴含的一切宝藏。前往远方旅游,成为第一个见到初升朝阳、高耸山巅、以及肥沃山谷的人。永远让你的脚步朝向未曾造访的地区。

  牧师与神殿。

  山达柯尔的牧师们通常都会离开自己居住之地,为旅人、贸易商队、以及探矿远征队担任向导与护卫。有许多教会内的成员为冒险队伍担任向导,或者自己也成为探险者。此外,也有少数成员加入了竖琴手同盟。无论如何,他们都尽可能地努力寻找或频繁造访山达柯尔的废弃圣坛(尤其是位于迷斯˙卓诺城中那座宏伟神殿),直到获得充足资源后在该地重建圣坛。自从山达柯尔将「传送门」(Portals)纳入自己管辖的神职范围之后,他也开始指派牧师们去寻找并确认费伦大陆上各地的传送门,以利流通贸易与开展探险。

  山达柯尔喜欢信徒们建造圣坛来崇拜他,此类圣坛大多坐落于极为偏僻(甚至毫无人烟)的地区。山达柯尔的圣坛大多是建于高处的石制讲台,其上放置一把石制座椅(或王座),且周围有一根以上的穿孔石柱-当狂风吹过时便会发出声响。这类圣坛大都位于月之海地区与科米尔地区的巨石地,有些已经见证了上千年的历史。

  山达柯尔在城市中很少有正规的神殿,连带的在城市中也没有多少信徒。由于他的牧师们都热爱流浪,因此神殿中的驻守牧师也时常替换-每当有新成员抵达时原本的牧师便会出外探险。

  山达柯尔的牧师一般都穿着深色的斗篷与适于在荒野中活动的装束,他们通常偏好银色与各种深沉的色彩。许多人也会在手套(不论是皮制或铁制)的手背处佩带圣徽。

  可以说,山达柯尔是一名相对善良的神邸,对方虽然不如巴哈姆特那般善良,但也绝对没有恶性,很难想像,对方竟然与上古邪兽合作,围攻了麦斯克。

  “剩下那名神邸呢?”

  看着陈锋沉思,麦斯克对于对方的脑袋越发好奇,虽然祂现在没有掌握读心术,但从对方那模样不难看出,对方真的知道一些神邸的信息。

  “剩下的哪一个?”

  麦斯克的脸颊上冒出虚汗,显然是回忆到了一些不美好的画面,这样持续了几秒,祂终于说出了那个名字。

  “欧吕尔!”

  麦斯克似乎对于这个名字十分仇恨,甚至算得上是咬牙切齿,说道对方名字的时候,连表情都变得越发狰狞起来。

  陈锋调出了有关的知识。

  欧吕尔是一位既善变又虚荣的邪恶女神,她的心肠就像冰霜一样冷酷,其信徒大都是出于惧怕才信奉她。她的心中毫无一丝关于真爱、高尚情操、或者荣誉的存在。她十分喜爱玩弄那些冒犯她的凡人,先将其困在暴风雪中,然后在他们冻死之前用各种有关温软与舒适避寒处的幻象将这些凡人折磨至发疯。她的美貌既冷酷又致命,像是一朵用极地寒冰雕成的瑰丽花朵-与她的内在一样。

  欧吕尔的教会组织非常松散,其成员大多独自四处漫游。他们致力于散布严酷寒冬的威力以让所有人都惧怕女神与其代理人的力量(并削弱其敌人的力量)。他们也会借着两种方法累积个人的财富与权势-在严寒的冬天中达成其它人无法胜任的任务;

  或者用魔法保护那些对其表示服从或缴纳保护费的人们,使其免受寒冬的威胁。欧吕尔的牧师会在暴风雪来临时将其部份财物洒落在雪地中,或是在冬季中将其丢入冰川或结冻河流的裂缝之中,以作为对女神的奉献。

  这个可怕的神邸,总是喜欢用杀戮以及折磨来让手下们感到惧怕,不少信徒在犯错之后,宁愿自杀,也不愿意承受对方的折磨。

  在欧吕尔带领下,祂手下的那些人变得更加极端。

  当然,如同所有信奉神邸的信徒一样,它们有着属于自己的狂欢时间。

  冬至之夜对欧吕尔的牧师来说是一年当中最神圣的一夜,他们会彻夜在冰上跳舞狂欢作乐(同时招募新进成员)。牧师们也会于冬季的开始与结束时举行狂热的祭仪以呼唤狂啸暴风雪,分别名为「寒冬降临」与「最后的暴风雪」。

  欲成为欧吕尔的牧师必须通过一道名为「拥抱冰霜」的试炼仪式-接受试炼者必须先在身上描绘冰霜少女的圣徽,然后仅穿着一双靴子与一件薄衣在暴风雪中彻夜奔驰(也不可依靠任何魔法保护)-只要能熬到黎明仍未死去,欧吕尔便会接受该试炼者成为其牧师。许多冰霜少女的牧师与德鲁依都会兼职神力信徒或元素领主。

  当然,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下,最终活下来的信徒寥寥无几。

  欧吕尔是「狂怒众神」的一员,与安博里、及马拉(,血腥猎杀之神)一起侍奉塔烙斯(,风暴与毁灭之神)。由于近年来塔烙斯不停地夺取她的力量,因此欧吕尔让北地的冬天一年比一年更加冰冷严酷,以求能弥补损失的力量(同时泄愤)。

  她与安博里之间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友谊;但与马拉之间的关系便极为恶劣。此外,近年来她也开始即缓慢地吸收沉睡中乌楼提鲁(冰河之神)的力量(她谨慎地控制吸取的速率以防目标惊醒),并计划着当她完全吸收永眠者(乌楼提鲁的别称)之后要继续假冒其名号赐神术给其信徒。

  教义Dogma:

  以寒冰覆盖所有的地表。不论何时发现火焰都要立即将其扑灭。投向冰冷与寒风的怀抱;砍倒所有的防风林、并在所有的墙壁与屋顶上打出大洞以迎接「女神的气息」。应当避开那可厌的太阳在黑暗中活动,以免欧吕尔带来的寒冷因而消逝。谨记,只有当情况危急时才可取走极地生物的性命-但其它的便可无需顾虑尽情杀戮。让整个费伦大陆的人都惧怕欧吕尔。每当寒风吹起时,都要歌唱礼赞寒冷女神。绝对不可伤害或对抗其它冰霜少女的牧师。

  这是一个中立邪恶的神邸,相比山达柯尔无疑邪恶了一些,往日做出的事情也较为让人头痛。

  麦斯克不可能欺骗自己,毕竟那副气急败坏的模样,没有经历过生死可是装不出来的,可正是因为如此,陈锋才感觉到了一丝棘手。

  自己的手下竟然被这么多神邸所怨恨?

  陈锋这时候甚至有了一个想法,是否现在将麦斯克赶走,对于自己今后的情况还会稍好一些。

  :。:

欢迎大家访问:书笔网
本文地址:http://www.shubiyi.com/12_46316/1430/